• 1
  • 2
  • 3
  • 4

  • 动态资讯

    INFORMATION



    数据发布

    鸡西“十二五”用电量与产业结构变化简析

    2017-02-17

    当今社会,电气化水平的提高使得各种经济活动几乎都离不开电,电力是国民经济发展中重要的生产资料及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生活资料,电力与经济密切相关,用电量被公认为折射经济社会发展的“晴雨表”,其变化能较为准确地反映出农业、工业、服务业等发展情况,与经济增长的变化趋势具有较高的相关性。但在不同时期,二者波动的幅度等都显现出不同的特点。本文针对鸡西市“十二五”用电量指标与GDP增长及三次产业结构之间的变化进行简析,主要内容包括五部分:一是鸡西经济增长与电力消费现状,二是三次产业比重变化与用电量变化对比,三是经济发展与电力消费增长关系分析,四是非一致性分析,五是结论。 

      一、鸡西市GDP增长与电力消费现状 

    (一)“十二五”GDP保持中速增长 

     “十二五”期间,鸡西市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6.5%,和“十一五”期间年均增长13.6%相比回落了7.1个百分点,转为中速增长。分年度看,2011年全市GDP突破500亿元,增长14%,2012年GDP总量达到今年的高点582亿元,增长13.6%。随后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GDP总量减少,2013年增长0.6%、2014年增长1%、2015年增长4.1%。总体来看,增速在2013年大幅回落后又小幅增长。

      

     

    (二)用电量由升转降 

      伴随GDP增速的温和放缓,特别是工业用电量大幅下降,鸡西市用电增速逐步回落,直至2014年起由增转降,年均下降1.2%。2011年鸡西全社会用电量45.1亿千瓦时,增长6%,2012年增长1.3%,2013年达到“十二五”最高点46.3亿千瓦时,增长1.3%;2014年开始下降,降幅为5.5%,2015年下降3.3%。

      

     

      (三)用电量增长与GDP增长并不完全同步 

     用电量虽然是经济增长的一项重要验证性指标,一般而言,当经济增长、产业结构、技术进步和供求关系等变化较平稳时,用电量变化也较平稳,但在经济处于结构调整或转型时期,或电力市场从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时期,用电量增长率和经济增长率之间的关系往往变得不确定。 

    就鸡西“十二五”情况来看,大趋势上,用电量随着GDP增速的回落而逐步下降,趋势基本一致。但在个别年份,二者数据变化方向出现背离。如:2013年,全市GDP增速较上年由13.6%下降至0.6%,但用电量增速却较上年由1.25%升至1.3%。

      

     

    二、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与用电量变化对比 

    经济结构尤其产业结构是决定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现代经济增长在本质上是一个产业部门变化的过程。产业结构优化与经济增长是分不开的,它们是有机统一,经济增长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同时产业结构优化也带来了经济更快地增长。 

    “十二五”时期,面对多年积累的结构性矛盾和转型发展的压力,鸡西把调结构转方式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在发展中促转型,在转型中谋发展,大力实施“两个转变”、“双轮驱动”、“两黑一绿”、“贸旅带动”等战略,经济结构调整不断迈出新步伐,取得了“缓中趋稳、企稳回升”的阶段成果。 

      (一)三次产业结构调整情况 

    “十二五”时期,受煤炭因素影响,鸡西工业总产值不断下降,使得农业、服务业在我市经济中的地位逐年上升,2015年第一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到36.4%,比2010年(25.6)提高10.8个百分点;第二产业从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上升到37.6%,比2010年(32.1)提高5.5个百分点,超过第二产业成为鸡西经济第一大产业。2015年三次产业比例为37:25.4:37.6。

    (二)第一产业增加值与用电量比重变化 

       从图5可以看出,随着一产比重的逐年提高,用电量比重相应增加,二者变化趋势基本吻合。

      

     

      (三)第二产业增加值与用电量比重变化  

      煤炭、水泥、炼钢、炼焦是工业中耗电较高的行业,随着国家节能减排工作的不断推进,鸡西关闭一批高耗能企业,而煤炭市场的低迷也使鸡西一部分煤炭企业减产停产。2010年末,上述四个行业用电量为13.6亿千瓦时,而2015年末则为8.4亿千瓦时,下降38%。从图6中可以看出,二产用电量比重随增加值比重下降而下降,但降幅小于增加值降幅,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石墨开采和加工业用电量增加,2010年末石墨企业用电量近1亿千瓦时,而2015年末则为2.2亿千瓦时,增长131%;二是随着鸡西城镇化进程加快,居民用电量及供暖面积增加,使电力及供热行业用电量大幅小升,该行业2010年用电量为3.4亿千瓦时,2015年增加至4.8亿千瓦时,增幅为41%。

      

     

      (四)第三产业增加值与用电量比重变化  

      从图7可以看出,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三产所占比重稳步提高,用电量相应增加,二者变化趋势完全一致。

      

     

      三、通过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对用电量与GDP增长进行分析 

       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是电力消费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的比例,其变动是一定时期内经济增长、结构变化、技术进步、供求关系、出口状况等相关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是国民经济诸多数量关系中的重要变量之一。 

      一般而言,当经济增长、产业结构、技术进步和供求关系等变化较平稳时,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变化也较平稳,可以利用该系数对经济增长率进行校验和预测。但在经济处于结构调整或转型时期,或电力市场从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时期,电力系数往往波动较大,电力消费增长率和经济增长率之间的关系往往变得不确定,则不宜采用电力弹性系数法进行分析。从经验数据看,电力消费增长率和经济增长率会出现反向变化。当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大于1,电力消费增速快于经济增速;反之,则电力消费增速慢于经济增速;当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为负值时,这个指标的实际意义就不大了。

      

     

    从表一数据可以看出,“十二五”前两年,鸡西GDP与用电量增长方向一致,用电量增幅小于GDP增幅;2013年,GDP增长率大幅回落;2014年、2015年,受节能降耗、调整产业结构及供求关系影响,鸡西用电量由升转降,电力消费弹性系数转为负值,在此时期,该系数已不能够分析二者关系。 

    四、非一致性原因分析 

      (一)产业结构调整 

      产业结构的变化是导致电力消费增长率偏离GDP增长率的重要因素,因为不同产业生产等量GDP所需要耗用的电力强度存在极大差异。如果GDP生产结构中高耗电部门所占的比重提高,则GDP增长就需要耗费更多的电能,单位增加值的耗电量就更高,电力消费增长率将大于GDP增长率;反之,如果GDP生产结构中非高耗电部门所占的比重提高,则GDP增长就不需要耗费太多的电能,单位增加值的耗电量就会下降,电力消费增长率将小于GDP增长率。由此可见,在电力需求强度差异大的产业之间发生较小的结构变化,都会对全社会用电产生强烈影响。 

      (二)行业结构调整 

        2011年,鸡西六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占工业用电比重的43%,但其增加值仅占全市工业增加值的9%,占比明显低于用电量所占比重,也就是说高耗能行业对工业增加值的拉动程度远低于其对电力消费的拉动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全市高耗能行业结构出现波动,由此引起的工业用电量增速的变化幅度就会明显大于工业增加值增速的变化幅度,从而导致用电量增长和经济增长变化幅度的不同步。例如,2015年是完成“十二五”节能减排目标的收官之年,鸡西六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增速从2011年的10.1%降至2015年的-5.8%,下降近15.9个百分点。但由于六大高耗能行业对工业增加值的影响相对较小,这就导致了2015年全市工业用电量下降7.8个百分点,而工业增加值上升3.4个百分点。 

        (三)电耗水平下降 

       “十二五”以来,鸡西万元GDP能耗累计下降19.3%,而万元GDP电耗累计下降27.4%。比较这两个数据可以看出,全市万元GDP电耗下降水平明显高于万元GDP能耗下降水平。由此看来,电耗水平的持续下降将会导致电力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反映程度逐渐减弱,这是鸡西用电量与经济增长趋势背离的又一因素。此外,市场波动、统计口径变化、技术进步以及价格与季节性等因素,也都可能对经济增长与用电量变化的不同步产生一定影响。 

      五、结论 

    (一)用电量与经济增长之间有密切关系,但也存在明显差异 

      首先,回顾上述分析中鸡西2011-2015年间历史数据可以发现这一差异。观察以上用电量增长率与GDP增长率变动趋势图可以发现,在经济增长下行时,发电量下行的幅度更大;当经济增长上行时,发电量上行的幅度也更大。2012年的GDP增长率由上年的14%回落到13.6%,而用电量增长率则由上年的6%回落到1.3%,回落幅度大于GDP,增幅则明显低于GDP。 

    其次,用电量与经济增长数据不一致的情况,过去10年全国各省市也多次出现。同样,该现象在国外也不罕见。美国2001年电力消费下降3.6%,而国内生总值增长0.8%;1991年电力消费增长5.0%,但国内生产总值则下降0.2%。日本2003年电力消费下降1.3%,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8%。韩国1980年电力消费增长5.4%,而国内生产总值则下降1.5%。 

    (二)四大主因影响经济增速与电力消费背离  

      其一,三次产业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 

    其二,工业内部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 

    其三,高载能产品去库存化 

    其四,节能减排和技术进步促进能耗降低 

    这种背离现象若长期存在,将可能加深三次产业结构和轻重工业结构之间的失衡,不利于经济持续增长。预计随着去库存化的延续、重化工业逐步回暖,全社会用电量可能“先抑后扬”,重新稳定在与经济增长相匹配的水平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兴安岭经济稳步向好
    抢抓服务业发展新机遇为新常态下的黑河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